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法律论文 > 我国遗嘱信托制度构建问题探析

我国遗嘱信托制度构建问题探析

时间:2019-09-21 09:54作者:南茜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我国遗嘱信托制度构建问题探析的文章,遗嘱信托指的是被继承人以立遗嘱的方式将自己的财产权利转移到他人名下,该权利受让人需以信托受托人之地位依照遗嘱内容或其他要求管领财产。现今,遗嘱信托于欧美国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摘    要: 遗嘱信托是基于财产继承的信托制度的核心和重要内容,系信托制度与继承制度之结合。随着经济进步,遗嘱信托因社会需求急剧增加而在世界多个国家都得到了迅速发展。本文旨在讨论这一制度的理论问题和现实障碍,并给出笔者对我国遗嘱信托制度构建的可行性建议。

  关键词: 信托法; 继承法; 遗嘱信托; 意思自治; 登记; 税收;

  遗嘱信托指的是被继承人以立遗嘱的方式将自己的财产权利转移到他人名下,该权利受让人需以信托受托人之地位依照遗嘱内容或其他要求管领财产。现今,遗嘱信托于欧美国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我国,人们生活水平和消费水平快速提高,对遗嘱信托的需求也日益增长。但是我国的信托制度移植于英美,现行《信托法》亦缺乏对遗嘱信托的规定,因此我国的遗嘱信托制度仍然存在一些阻碍自身发展的明显障碍。

  一、我国遗嘱信托制度中理论与现实的困境

  我国的信托制度主要移植于英美,在理论层面与我国大陆法系的基础存在一定的冲突和矛盾。此外,我国现行的《信托法》偏重于对商业信托的管制,并无对遗嘱信托的明确规定,与《继承法》衔接亦存在矛盾。遗嘱信托的相关制度包括登记和税收也存在需要改进的地方。笔者将在这一部分针对我国遗嘱信托在理论层面和现实层面的障碍进行思考。

  (一) 理论层面

  1、问题的由来

  我国遗嘱信托在理论层面的重要问题是信托财产的权利属性不明确。我国的立法体系属于大陆体系,在物权上采取“一物一权”原则,即排斥两个所有权存在于一物之上的理论。但追本溯源,主流观点认为现代信托制度起源于英国中世纪时期的信托用益制度。而英美法系国家则对多重所有权予以认可,因而我国在信托制度移植过程中产生了权属问题。

  以英国为例,于信托诞生之初,普通法院只承认受托人所有权,衡平法院则进一步确认了受益人的权利,即使后来司法制度统一后两种法院并行的状况消失,普通法和衡平法却仍然并行存在并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两种法律之上的所有权也并行存在至今。在法律层面上,财产权的概念从诞生伊始就包含着各类权益,如土地完全保有权 (free holds) 、租借地保有权 (lease holds) 、无条件继承的不动产权 (fee simple) 、限制继承者身份的不动产权 (fee tail) 等。由于承认“双重所有权”制度,基于财产继承的信托能够最大程度的得以建立,并能够很好的维护委托人的意愿。此种制度是指:当继承开始、遗嘱继承生效时,信托合同开始产生法律效力,受托人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所有权人;但同时为了最大程度上的满足受益人的利益,会使得受益人享有衡平所有权。因此,学者们对遗嘱信托关系中各方当事人对信托财产享有的权利属性并无争议。
 

我国遗嘱信托制度构建问题探析
 

  由于奉行大陆法系“一物一权”,我国的遗嘱信托制度存在这样的理论问题:在遗嘱信托的当事人关系中,受托人和受益人对信托财产拥有的权利是什么属性?遗嘱信托中,权利属性问题必然是一个不可回避也不应含糊其辞的问题,否则遗嘱信托必然和代理或行纪有所混淆,从而可能丧失了遗嘱信托最根本的目的即按照委托人的期望和意愿对受托财产进行全面、有效、持续、充分的管理和处分。

  2、现行规定的回避

  回归到我国法律制度规定中,可以看到现行《信托法》第二条涉及到了委托人和受托人对财产权属的问题,但却使用了“委托”一词描述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财产权的移转。理论界对该款法条的争论和批评也从未停止。起草这一法条的江平教授曾表示,使用“委托”一词的本意是为了兼顾委托人与受托人双方之利益,而不会在立法层面显得对任何一方有所偏颇。有观点认为,该款法条是对财产权利属性问题的回避,并在实际上承认了委托人对受托财产即遗产的所有权的保留,违背了信托的本义。笔者认为此种观点是有合理性的。如果允许委托人保留遗产的所有权,不仅无法使得受托人对财产行使充分的权利、真正实现遗嘱信托对遗产持续性管理和保值增值的目的,也会在理论上产生另外一个困惑,即身故之人如何再继续享有遗产的所有权。

  3、学界争议

  大陆法系对于信托中当事人所享有的权利属性的争议始终未停歇。主要提出和形成了以下几种观点:第一,物权说,持有此学说的主要是德国学者,其主要观点是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属于受益人,受托人仅实施代理行为;第二,债权说,持有此学说的主要是日本学者,其主要观点是信托是产生债权关系的行为;此外还有以上两种权利之并行说等。由于遗嘱信托在本质上仍然属于信托,所以对于遗嘱信托中当事人对受托财产享有的权利属性问题的回答仍然要回到信托关系对此问题的探讨中。另外笔者也认为,遗嘱涉及到民事关系中的继承,必须考虑到继承关系中的特殊规定,在理论上处理好衔接的部分。

  (二) 现实层面

  1、与我国现行《继承法》衔接不当

  遗嘱信托因为同时涉及到两个领域的民事法律关系继承关系和信托关系而受到《继承法》和《信托法》的双重规制。遗嘱信托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继承法》和《信托法》之间的衔接。笔者认为,我国的遗嘱信托在这一方面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遗嘱信托的成立和生效的条件上存在冲突;第二,遗嘱信托的设立在形式上的规定存在问题。

  针对遗嘱信托的成立和生效条件,笔者认为现行《继承法》和《信托法》之间存在矛盾。我国现行《继承法》和相关民法规范中规定遗嘱是一种单方的意思表示,其成立不需要对方同意。而从我国现行《信托法》的相关规定中可以看出,我国信托的设立需要受托人的承诺。这一规定显然对信托的成立采取了和遗嘱的成立存在冲突的规定,即要求受托人承诺,受托人不承诺的情况下遗嘱信托不能成立。笔者认为,这样的冲突违背了信托的内在涵义。按照这样的规定,似乎是尊重了受托人的意思自治。但是深究其实质,却有损于委托人的意思自治。如果遗嘱信托因受托人不承诺而无法成立,那么委托人的遗产可能仍要为继承人所有,从而违背了委托人的内心真意,也必然会导致真正的受益人的利益受损。

  英美衡平法中有这样的格言:“衡平法院不会使因受托人缺乏而失效。”各个信托制度发展成熟的国家(地区)均规定遗嘱成立时信托即告成立,这无疑是对委托人意愿的尊重。即使是大陆法系的国家和地区,也在这一方面承继了英美衡平法中的规定。如《韩国信托法》、《日本信托法》和我国台湾地区《信托法》都在形式或实质上承认遗嘱是委托人单方法律行为,遗嘱的成立就意味着信托的成立,并不需要受托人之承诺。

  针对遗嘱信托设立的形式,笔者认为现行《继承法》和《信托法》之间也存在矛盾。我国现行的《信托法》在第8条规定了信托的设立必须采取书面形式。但是,我国现行的《继承法》第17条却规定了五种遗嘱的形式,包括口头遗嘱、录音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和公证遗嘱。两者相结合之下,难免会发生对遗嘱信托效力判断的问题。诚然,《继承法》对遗嘱方式多样性的规定是为了充分保障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如果《信托法》在这一问题上丝毫不加以变通,无疑会阻碍对委托人意思自治的保护。有观点认为,应当允许以口头遗嘱、录音遗嘱等形式设立遗嘱信托。

  但需要注意的是,信托的设立和变动关系到多方利益,这也是我国要求设立信托时必须进行公示公信的重要原因。强调对委托人意思自治的保护并不代表可以忽视第三人的利益。这一问题的解决仍然需要更充分和慎重的考量。

  2、遗嘱信托登记制度不完善

  信托公示制度的存在与否是英美法系中信托法和大陆法系中信托法的一大重要差异。不同于英美法系中不要求信托公示,奉行大陆法系的国家(地区)都要求某些财产尤其是不动产在设立信托时必须要进行公示公信,如《日本信托法》、《韩国信托法》和我国台湾地区《信托法》均规定有类似的信托公示制度。我国现行的《信托法》中也同样规定了信托公示制度并对信托生效规定了形式上的要求:如果当事人没有按照规定办理信托登记即应补办,若不按照规定补办则信托不能生效。有观点认为,信托登记的要求阻碍了我国遗嘱信托实践的效率,但笔者认为,考虑到第三人利益,信托登记有其存在的意义。

  与大陆法系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做法相比较,我国现行《信托法》在遗嘱信托公示方面存在两大主要问题:第一,可操作性不强。我国信托公示的方法只有登记一种,且没有对信托登记作出更为详细具体的规定。在遗嘱信托中,也需要考虑保护个人或家庭隐私,对某些内容不应要求强制公示登记。第二,遗嘱信托生效和办理信托登记手续之间具有明显矛盾。如前所述,我国现行《信托法》规定了信托的生效以办理信托公示登记为要件,但以不动产房屋为例,以其为信托财产设立遗嘱信托必然产生这样的矛盾:在立遗嘱人死亡前遗嘱不生效,因此无法凭借未生效的遗嘱请求受托人对信托进行承诺,也更加无法办理遗嘱信托的登记手续。也就是说在立遗嘱人死亡、遗嘱生效时,立遗嘱人即委托人无法和受托人一同办理信托登记手续。

  3、遗嘱信托税收管理存在缺陷

  有观点认为从我国现行的税制法律来看,遗嘱信托中的财产在权属转移的过程中会发生二次征税的情况。第一此征税发生在信托财产由委托人转移到受托人名下的过程中,第二次征税发生在信托期限届满、信托财产的权属要返还受益人的过程中,实际上当事人要缴纳两次交易税。但也有学者认为,利用遗嘱信托可以实现合理避税。亦有观点称信托产生的“肇始”就是为了避税。遗嘱信托是一种死因行为,即遗嘱信托的生效时间点是委托人的死亡时间。此时在这个时间点产生了税法征收上的矛盾:第一,委托人的财产成为遗产而应当缴纳遗产税;第二,委托人的财产成为信托财产无需缴纳遗产税。尽管我国现行《信托法》第17条实质上规定了信托财产固有的独立性不可对抗遗产税征收,但遗产变为信托财产后不会再产生再次继承,因而只需要缴纳一次遗产税。

  这两种观点虽然结论不同,但是可以看到的是:第一,相比短时间的遗嘱信托关系,在信托关系长时间存续的情况下,尤其是委托人有大量遗产需要专业的受托人或受托机构为其指定的受益人乃至代代延续的受益人长久地进行受托财产的管理时,因为只需要缴纳一次遗产税,进行遗嘱信托无疑是非常合适而明智的选择。第二,我国现行法律对遗嘱信托的税收管制存在明显的矛盾,一边是面临着交易税的双重征收,另一边却是对遗产税的规避特性。面临如此选择,无疑是财产数额大、希望信托关系长时间存续的当事人更倾向于选择遗嘱信托,且更倾向于选择专业的信托机构以保障信托关系的长时间存续,此举可能不利于信托市场形成良性的竞争环境,“势单力薄”的小型信托机构更容易处在劣势地位。我国信托行业中税收规制的混乱和模糊很可能会阻碍信托业的正常、健康发展。

  二、遗嘱信托制度构建的建议

  前文探讨了我国遗嘱信托制度现有的理论层面上和现实层面中的一些缺陷,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方面有针对性地进行改善,以使得遗嘱信托制度能够在我国得到更充分的发展,也能够使遗嘱信托制度的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一) 理论完善

  1、对权利属性进行回答

  江平教授曾表示,信托法在英国诞生和发展期间形成了一些定型化的法理,诸如日韩等引进了信托制度的国家均遵循和继承了这些基本法理,中国也应当如此。我国信托制度的构建尤应遵循权利与利益相分离的信托基本法理并应该在理论上加以明确。在遗嘱信托领域,为了和行纪与代理进行明确的区别,也为了受托人能够充分地依照立遗嘱人的意愿对受托财产进行管理、处分并保证受托人权利行使通道的畅通,真正更有效率地实现信托遗产的保值增值,理应对遗嘱信托的权属问题进行更加全面深刻的探讨,并作出符合社会经济和法治进程发展的回答。不过也需要明确的是,仅因信托制度的移植导致这一领域理论上稍有缺陷就否认我国遵从的“一物一权”原则显然是非常不智也完全不可取的,我们应当讨论的是完善和适应而不是削足适履。有学者认为,大陆法系的物权理论也可以对信托制度中的物权问题作出完善的回答。笔者同意这一观点。

  笔者认为,应当由《信托法》明确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的所有权赋予受托人,受益权赋予受益人,并且在立遗嘱人死亡、遗嘱生效的时间点伊始,受托人有权直接对受托遗产进行全方位的管领,不受任何继承人之间争端的干扰或是受益人的干扰。理由是,遗嘱信托体现的是立遗嘱人的意志和对受托人的信任,将信托遗产的所有权归于受托人,不仅能够是受托人在权利行使上便利而充分,更是在继承这一民事领域中非常必要的举措。如果在信托遗产的权属上有所模糊,很有可能会引来继承人 (们) 对信托遗产所有权的争夺,而此时受托人的信任来源即委托人已经死亡,不可能再对自己的意思表示进行补充和确认。遗嘱信托的目的可能陷入难以实现的困境,这就有违遗嘱信托设立的本义了。

  此外,笔者还认为,即使我国遗嘱信托制度现今在理论上存在权属模糊的缺陷,但这一缺陷并不当然导致我国遗嘱信托在立法或司法上不能前进。正如着名法官霍姆斯所言,“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不在于逻辑。”以理论逻辑上不能达到完美自洽而阻止实践的进步也是并不可取的。

  2、确立意思自治原则

  从我国信托领域的立法中可以看到,我国信托制度兼有公法和私法的特征,既注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也注重国家层面的监督和管理,而继承则更具有私法特征。遗嘱信托在英美国家之所以被广泛地应用并得到了极好的发展,一个重要原因是可以充分体现当事人的自由意志并通过灵活的形式表现出来。

  但是我国的信托领域立法加入了很多管制性质的规定,尤其是将监管机构的批准作为设置信托业务的前提和必要条件。根据我国《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规定,欲经营信托业务,必须要经过中国人民银行的批准。虽然立法的本意是加强这实际上是对我国民事信托的扼杀。遗嘱信托具有明显的私法自治特征,而且和我国重视人情重视互信的现实土壤理应可以有更好的结合,理应允许立遗嘱人基于人情信任将信托财产委托于个人。此外,我国现行的信托法律还规定单笔信托资金不得少于五万元,这明显阻碍了小额信托的发展,并不符合我国国情。我国经济水平尚未达到欧美发达国家的水平,大多立遗嘱人并没有巨额财产,可能也不需求长久持续的信托关系,并不倾向于寻找专业信托机构进行遗嘱信托,更有甚者,信托遗产达不到五万元的数额,这就从根源上阻碍了这些立遗嘱人寻求信托工具辅助的可能性,使得遗嘱信托在一般经济水平的家庭和个人之间消失匿迹。

  笔者认为,应当充分考虑到遗嘱信托的私法特征,确立意思自治的原则。从理论上明晰遗嘱信托的主要作用、适用人群等,减少管制色彩对遗嘱信托领域的干涉,使遗嘱信托真正能够成为一种人人可以充分利用、灵活利用的理财工具,为经济社会增添活力。

  (二) 立法改进

  1、与《继承法》之间做好衔接

  针对遗嘱信托现实层面的问题,笔者的建议是:第一,对遗嘱信托的成立与生效要件进行进一步地明确;第二,允许遗嘱信托以非书面的其他形式设立,同时对生效加以限制或设定登记对抗制度。

  首先,笔者认为应当对遗嘱信托的成立与生效要件进行进一步地明确。有学者在这一问题上的观点是,第一,如果在遗嘱人死亡之前,受托人对信托进行了承诺,那么遗嘱人死亡时信托开始发生效力;第二,如果在遗嘱人死亡之后,受托人才对信托进行承诺,那么信托在受托人承诺之时开始发生效力。这一思路在实践中应用时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却也在实质上与遗嘱信托的本义相去甚远。需要明确的是,遗嘱信托在本质上仍然应该是一种单方法律行为,我国的遗嘱信托制度更应该多参考其发源地即英美国家的做法,也就是认定遗嘱的有效成立是遗嘱信托成立的必要充分条件。

  其次,笔者认为应当允许遗嘱信托以非书面的其他形式设立。正如前文所述,我国的民事法律为遗嘱的设立规定了多种形式,充分保障了立遗嘱人的意思自治。遗嘱信托如果对成立的形式进行了过于严格的限制,难免有违遗嘱领域立法的本义。因此,我国遗嘱信托应当允许以口头、录音等非书面形式设立。

  同时,对第三人利益保护之问题亦不可不察,尤其是债权人利益需要受到保护。有观点认为,遗嘱信托行为是由设立信托、转移财产、信托登记三种行为复合而成。这一观点为解决《信托法》与《继承法》的衔接问题上提供了可行性思路。笔者认为,可以从区分遗嘱的设立和生效和信托的设立和生效这一思路进行考虑,如允许以口头遗嘱、录音遗嘱等形式设立遗嘱信托,但遗嘱信托仍然必须经过登记才能够生效,或规定不进行登记的遗嘱信托不得对抗第三人。

  2、登记制度

  考量世界各主要应用遗嘱信托制度的国家(地区),只有我国对信托采用“登记生效主义”,即未经登记的遗嘱信托无法生效。与我国相近的日韩对于这一问题树立的解决原则是登记对抗主义,我国台湾地区的遗嘱信托也采取相近做法。诚然,大陆法系重视公示公信制度,且公示公信对保障第三人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对于信托的内部关系,尤其是遗嘱信托这一极具私法色彩的领域,以登记生效主义来规制似有过度干预之嫌。笔者认为,对于遗嘱信托的登记制度,应当充分考虑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也应当多参考其他大陆法系国家的立法实践,尽量减少管制色彩。我国遗嘱信托的登记也宜采取登记对抗主义,以充分发挥遗嘱信托的活力,回应现实需求。此外,还有观点认为信托登记制度需进一步明确办理登记手续的责任人,以及未办理登记产生损害后果时的归责方式。

  3、加强税收立法

  我国遗嘱信托领域结合了遗嘱继承和信托两个方面的内容,税收管理方面的立法规定又并不明晰,导致税收征收方面产生了两个困惑:第一,在遗嘱信托终止后遗嘱财产由受托人回归至受益人手中,可能面临两次交易税的重复征收;第二,遗嘱信托又天然具有避税功能,使得拥有大额财产并需求长期信托服务的立遗嘱人更倾向于使用遗嘱信托这一工具,同时却遏制了大量普通收入水平的个人使用遗嘱信托的积极性。

  实践中,我国已经不对遗嘱信托领域进行双重征税,但仍然未在立法层面进行明确。笔者认为,造成遗嘱信托税收管理产生困惑和混乱的主要原因仍然是立法不明晰,需要进一步加强遗嘱信托领域的税收立法,避免目前的税收立法问题对遗嘱信托的运用产生不良影响。

  我国于2001年颁布的《信托法》即规定了以遗嘱的形式可设立信托,但是由于信托制度本属“舶来品”、其孕育的土壤即英美法系与我国奉行的大陆法系有显着区别等原因,我国目前的遗嘱信托在理论层面上仍存在一些问题。此外,《继承法》与《信托法》衔接不当、登记管理制度不明晰和税收管理的混乱也是遗嘱信托目前在现实层面的缺点。完善和构建我国的遗嘱信托制度,需要从理论和现实层面入手进行思考和探究。应当坚持正确的理念,同时也需要在法律层面进行具体规制。

  参考文献

  [1]何承斌:《我国遗嘱信托制度的反思与重构》,安庆师范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5年2月底34卷第1期。
  [2]何宝玉.信托法原理与判例[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24.
  [3] 何宝玉.信托法远离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
  [4]余辉:《信托法律制度的肇始——英国1536年<用益法>》环球法律评论,2003, (3) :109-117.
  [5]李群星.信托的法律性质与基本理念[J].法学研究,2000 (03) :118-126.
  [6]于海涌.英美信托财产双重所有权在中国的本土化[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3页.
  [7]李忠.遗嘱信托制度浅析[J].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 (04) :71-72.
  [8]周小明.信托制度比较法研究[M].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112页.
  [9] [日]田中实,山田昭.信托法[M].学阳书房1989年版,第41页.
  [10][台]赖源河,王志诚.现代信托法[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7页.
  [11]褚雪霏,徐腾飞.试论我国遗嘱信托制度之构建[J].河北法学,2015 (8) :176.
  [12]刘飞侠,任媛.论我国遗嘱信托法律制度的缺陷与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7 (28) :37-49.
  [13] 葛俏,龙翼飞.论我国遗嘱信托财产的法律属性界定[J].经济学研究2015年9月第9期.
  [14]马云红:《信托及信托制度的起源》,消费导刊,2007, (14) :139-140.
  [15]虞琦楠.遗嘱信托规避遗产税的法律规制[J].山西财政税务专科学校学报,2017, 19 (04) :7-13.
  [16]江平,周小明.论中国的信托立法[J]。中国法学.1994年06月.
  [17]温世扬,冯兴俊.论信托财产所有权——兼论我国相关立法的完善[J].武汉大学学报 (社科版) ,2005 (2) :61—67.
  [18]李霞.遗嘱信托制度论[J].政法论丛,2013 (02) :42-48.
  [19]王清,郭策.中户人民共和国信托法条文诠释[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
  [20]葛俏.浅析我国遗嘱信托制度法律构造[J].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2期.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相关的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
  • 发表QQ: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上海快3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